扬眉天下石戎穆中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扬眉天下石戎穆中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扬眉天下

作者:逆天吼

主角:石戎穆中

分类:武侠仙侠

已完结 | 2021-01-26 05:58:02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

完结小说《扬眉天下》由逆天吼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石戎穆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辽东铁马、黑土金戈,英雄起于草泽,鸿鹄奋翼、壮士高歌,热血染红竹简,自古将相岂有种,我若扬眉必惊天。...

天下

《扬眉天下》精彩内容

本空叹口气道:“他当真了得,只怕合我们三人之力也不是他的对手。”少年虽不信但心中有事只得抛开了,回手抓住石戎道:“此番你再跑不得了,你夜探佟家究竟是什么来路?”石戎一笑道:“你又是谁?为何也去了佟家?””少年大声道:“?我是佟豹的三弟雅尔哈齐!佟豹现在何处?”石戎不敢相信的道:“你真就是十年前在萨尔浒山丢了的雅尔哈齐?”少年挽起袖子道:“我这里天生一块月牙斑,你看!我大哥究竟在那?你快说啊?”石戎道:“你先说这十年你都那去了?今天又是怎么找到这来的?”石戎心道:“我不知你身上有什么斑,却不要弄错了才好。”雅尔哈齐无奈只得道:“我在萨尔浒与我大哥、二哥失散之后被天龙西宗的德昂法王所救,十年来一直随他学剑,此番家师东来为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的母亲祝寿路过董愕部听部首珠鲁巴颜说起才知我两位哥哥的下落,我便找来了。”石戎拍掌笑道:“你大哥没事,你既在此佟大侠可以无虑了!”本空听了上前一步道:“不知佟大侠有何可虑之事?”石戎道:“尊驾是……?”本空道:“佟玄正是家父,小僧俗名佟养性。”石戎大喜道:“你是佟大侠在千山学艺的那个儿子?太好了,有你二人相助就是神龙教主来了也不担心了。”

道士放下图鲁什道:“他还没死只是被我封了穴道,而且只是普通的封穴,并没用独门功夫。”努尔哈赤看一眼他火也似的脸皮,一拱手道:“原来是‘火祖’乔老前辈;失敬,失敬。”道士一摆手道:“不必;论起来我父亲与你师祖算是中表兄弟,你叫我一声师叔好了。”努尔哈赤赶忙改口叫了一声师叔。乔志容找块石头坐下道:“我跟你没什么仇恨,虽然你把老七的胳膊砍了,但他为了收你的小弟为徒已发了毒誓不报仇了,我自然也没必要管他的闲事。但我们摩天岭近十年来全靠着叶赫部来供养,叶赫部的首领卜赛跪在我们摩天岭下求我们老哥几个帮他除了你,你说我们好意思不干吗?”巴雅喇实在忍不住一轮五龙宝刀大声道:“有能耐你就过来杀我们吧!”乔志容看他一眼道:“你若有能耐一样可以过来杀了我。”巴雅喇怒吼一声轮刀就要往上扑,努尔哈赤一把扯住他道:“你少胡闹!乔师叔;你要杀我们,我们不敢反抗你请动手罢。”巴雅喇吃惊的看着努尔哈赤,乔志容则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我若这么杀了你们,将来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这样罢,你们哥俩一齐上,——他拍开图鲁什的穴道——再加上这夯货,三十招之内我杀不了你们就算了。”图鲁什跳起来自石后抓出双斧大声道:“死牛鼻子老子虽然斗不过你可也不能白让你欺侮。”说完轮斧就要砍,努尔哈赤扯开他道:“三十招太少,三个人太多,就让小侄单独接前辈五十招吧。”乔志容不屑的道:“若你单独出战我十招不胜,放你们走路。”努尔哈向图鲁什、巴雅喇二人低声道:“我若不胜你们两个就分开跑,不必管我。”巴雅喇声音一黯叫道:“大阿珲!”喉头如塞竟说不出话来了,图鲁什则道:“你去罢,无须操心。”原来他已想好了,若努尔哈赤不胜立即上前拼命,故也不多说废话。

努尔哈赤走上前双掌一分亮个‘弯弓射虎’的架子,道:“我是晚辈请您先攻过来好了。”乔志容一皱眉道:“你不用刀?”努尔哈赤笑道:“我知道师叔从不用兵器,我又怎么能用兵器和师叔动手呢。”乔志容冷笑一声道:“好;是个男儿,你既不用兵器我五招之内杀不了你转身就走。”努尔哈赤见他中计心中暗喜道:“那请前辈出招。”乔志容手掌向身侧虚劈一掌,枯草落叶立时焦黑他面有得色的道:“我出招了你来吧。”努尔哈赤回头向巴雅喇道:“这是第一招,计算吧。”说着双掌一轮击向乔志容胸口。

乔志容早已从蔡永吉口中得知努尔哈赤受了内伤,故而才如此托大,他见击来的掌上全然无力,冷笑一声道:“我就受你一掌又能如何。”廷胸抵掌,掌力及胸他只觉一股闷意斗生,方自一惊努尔哈赤的双掌已击在他的胸前,乔志容倒退数步体内血气如潮大喝道:“好小子!”努尔哈赤吐出一口浊气双掌幻出千朵莲花,乔志容心知自己血气翻腾接不下这一掌,反手抽出拂尘在努尔哈双手之间一拂千朵莲花同消,纵身自努尔哈赤头上跃过,脚尖点向努尔哈赤头顶,未等踢到只觉脚上一凉急收腿跃开,方一落地一阵疼意袭来,抬脚看时脚掌破了一道口子,努尔哈手中却多了一柄匕首,乔志容大怒道:“你敢暗算我!”努尔哈赤强压下胸口袭来的一阵巨疼恭敬的道:“是道长先用了兵器,晚辈有几分胆量敢以空手对前辈的拂尘。”乔志容脸上一红一甩手拂尘掷入一棵树中道:“我便不用兵器。”努尔哈赤的匕首收入怀中道:“那我就再空手领教前辈的高招。”巴雅喇开口道:“道长已然三招了。”乔志容怒视他一眼,其实他只攻了一招,可他自重身份无伦如何也不能和一个小孩子去论口。

乔志容双掌一挫立时血红大声道:“两招也取你性命了。”猛的推出一掌,努尔哈赤急速脱下长衣抖的比直卷起枯草败叶荡向掌力,轰的一声枯草败叶似被火炙过一般立时焦黑,有几片还烧了起来,巴雅喇高声喊道:“第四招了。”努尔哈赤连退几步咽下一口瘀血用目光制止住要冲上来的图鲁什,乔志容看出他已是强弩之末大笑一声纵上几步第二掌又推了过来,努尔哈赤集中全身气力,回身抽出匕首在拂尘掷入的树上划过,树应手而倒砸向乔志容,树虽不大乔志容也不敢让它砸着急忙收掌跃开,巴雅喇急声道:“第五招了”努尔哈赤口中鲜血狂喷颓然而退,乔志容眼见功败垂成,那肯放手一脚踢在树上道:“我就放过你!”树上拂尘箭般射向努尔哈赤,巴雅喇闪电似的冲过来大刀一立拂尘撞在刀上,巴雅喇大刀脱手一**坐倒在地三窍冒血,指着乔志容道:“你好卑鄙!”图鲁什大吼一声一步上前轮斧就劈,乔志容双手抓住斧刃,热力自斧头经过纯钢斧柄传到图鲁什手上,双手传出一股煳味,但图鲁什并不松手反而向下一压,乔志容双腿竟入地八寸。乔志容怒极借力一甩,图鲁什被抛向空中一头撞向一块巨石,谁知巨石竟像长脚了一般横着跑开一丈,一个又矮又瘦的小老头站在石后伸手在图鲁什头上一抵一转,图鲁什安稳的站住呆楞楞的看着老头。

乔志容暗暗心惊忖道:“我那一掷少说也有一千斤的力道这老儿一手推石一手接人全不费力,只怕武功还在我之上。”小老头掏出一瓶丹药递给图鲁什道:“他们俩人着了火毒,你去把这‘冰天散’给他们服下。”乔志容听了丹药的名称双眉一皱道:“你是‘七宝雷家’的人吗?”小老头唾了一口道:“呸;你算个什么东西,说好了五招,你赢不了人家就暗算,传出去也不怕让江湖人笑掉了大牙。”乔志容脸上一红道:“你没看清楚就别胡说,我只向他攻了三招。”小老头更怒直接向他脸上唾去:“啊呸!身为前辈,还是人家师叔竟然跟几个后辈斤斤计较!”乔志容只觉他的唾沫如同铁弹,一偏头躲过大半,少许沾脸又痛又凉,他怒气勃发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来管我!”小老头在身后抽出一支七尺长大烟袋,铜锅如拳,钢杆玉嘴,一片乌紫之光映人二目,乔志容一惊道:“你是齐远飞齐总镖头?”小老头脸色大变,骂道:“赖皮狗;你找死不成!”乔志容大惑不解道:“你怎么开口伤人?”小老头道:“普天下见我面不叫我一声‘九龙老齐’的比骂我祖宗还不如。你既先骂了我,我自然就要骂你。”乔志哭笑不得重新道:“九龙老齐,我们素无过节,希望你今天也别强出头。”九龙老齐冷冷一笑大烟袋忽的点向他的腹结**中大声道:“用你的摩天烈火手。”乔志容一掌拨开道:“九龙老齐;你总不该这么就出手吧!”九龙老齐收回烟袋笑道:“谁说我出手了。——吹一口被乔志容炙过的烟叶——我不过想让你把烟给我点着而已。可惜呀,你和蔡永吉还想找明远堂的人比比冰火掌的功夫,当真是寿星公上吊—活腻歪了,当初我的烟袋未等递出就已让人家‘四野同震’给点着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打火点烟猛吸一口,张嘴把烟吐向乔志容。

乔志容怒火填膺双掌又是一片血红扫向九龙老齐道:“老匹夫找死!”九龙老齐双手轮动烟袋在头顶晃了一圈大烟袋锅砸向乔志容肩贞穴,二人交手立时一片火热之气横空四射,图鲁什抱了巴雅喇,拖着努尔哈赤连连后退仍觉一股股热浪劈头盖脸的扫来。三几个回合过去,忽听乔志容大吼一声,双掌推出嘭的一声,随后乔志容凄厉的一声长啸落荒而走,九龙老齐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中的烟袋已被震的粉碎,遍地都是碎钢,拳大的烟锅还在,落到那棵倒树上,炙得树上吱吱直响。

努尔哈赤急声道:“老前辈;可是受伤了吗?”九龙老齐摇摇头道:“没有。这杂毛也当真了得,不过他让我伤了督脉三穴没有个一年半载别想再跟人动手了。”努尔哈赤勉力爬起跪倒向九龙老齐道:“老前辈;冒生死之险出手相救,努尔哈赤无以为报只能向您多叩几个响头了。”说完一头磕了下去,图鲁什、巴雅喇也一齐跪下磕头,九龙老齐连忙扶起道:“大贝勒无须如此,小老儿也不过是受人之托。”说着掏出一张纸笺道:“大贝勒请看。”努尔哈赤打开纸笺只见上面写道:

“拜上大贝勒努尔哈赤:

令祖、令尊均已过世你当以建州卫大贝勒自居方可收敛人心重复祖业,你身在逃难之中,两个幼弟难以保护,九龙老齐为人忠信可托,你可将巴雅喇、穆尔哈齐两位小贝勒托付与他,一来你可放心大胆做事,二来他两个也能在九龙老齐的门下学些武艺,日后助你成事。

另;‘门神’额亦都现在老秃顶子山东峰老松坳。

龙虎山第三门下虚无形百拜。”

努尔哈赤一脸迷惑的对九龙老齐道:“老前辈;我从不认识这虚大侠,他老人家为什么要帮我呀?”九龙老齐笑道:“大贝勒;这老朽就不知道了。老朽受过这位虚二侠的大恩,他说的话老朽必然要办,就不知大贝勒意下如何呀?”努尔哈赤醒悟过来急忙拉过巴雅喇道:“还不向老前辈磕头认师。”巴雅喇听话的磕了三个响头,九龙老齐这回坦然受之,待他磕完大笑道:“老朽到老到老收这么个佳徒又欠了虚二侠一个大人情啊。”说着摸出一柄短剑递给巴雅喇道:“这是师父给你的见面礼拿着。”巴雅喇道谢接过,努尔哈赤道:“我的小弟弟被蔡永吉强虏去了,只有这个弟弟在身边就请前辈费心教导了。”九龙老齐道:“大贝勒放心,刚才乔志容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既然蔡永吉为了你的小弟弟连断臂之仇都不报了,想来令弟必然无碍。噢;对了你的伤势如何?”努尔哈赤忙把‘冰天散’递过去道:“服了老伯给的药后火毒已消,至于内伤小侄这有恒山派的‘白云熊胆丸’,倒不要紧。”九龙老齐收了他弟弟做徒弟他说话时也亲近了许多。

九龙老齐道:“‘白云熊胆丸’可以说能治所有内伤,大贝勒既有此物那是不要紧了,这瓶‘冰天散’就送给你了,日后若有白云熊胆丸治不了的内伤将它与白云熊胆丸便可无碍了。大贝勒,你可还有什么要向令弟交待的吗?老朽要走了。”努尔哈赤忙道:“没有了。巴雅喇你跟前辈去罢,记住好好学武,他日好为玛法和阿玛他们报仇。”巴雅喇哭着道:“大阿珲放心,我记下了。”九龙老齐牵了他的小手自向沈阳方向去了。

石戎、本空、雅尔哈齐三个又到了佟家的大门外,法秀师太听了石戎的话自然不肯再去卧虎沟,石戎让她又寄住在那户农家领了本空和雅尔哈齐两个回来,院子仍然没有动静,依雅尔哈齐就要进去,石戎摆手道:“若里面有人岂不打草惊蛇。”本空点头道:“是啊;三弟,你我还是听石兄弟吧。”三人当中雅尔哈齐太小,本空又没有多少江湖经验故石戎俨然是三人的首领。石戎道:“我的轻功好,本空师兄的站功好,不如我站在本空师兄的肩上看看情形,若没动静咱们也不须进去,若有动静再接应也不迟。”本空抢先赞成道:“就这样吧。咳;家父若把秘道机关告诉我,咱们也不用这么费劲了。”当下本空马步扎好,石戎站上去正好比墙头高出半个头,雅尔哈齐则提了剑在一旁看风。

《扬眉天下》相关文章

更多章节

逆天吼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心醉阅读吧